财新传媒
2011年08月26日 09:48

微软如何在手机市场挽回败局

我承认这个题目很无聊,首先我很不喜欢微软这家老态龙钟的IT公司,更不喜欢用微软的各种系统,从软件到Bullshit的Live。之所以写这个题目,完全是一种脑力激荡的需要。微软真的没可能在手机市场挽回败局么?从现实角度我觉得的确是这样。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,在批驳之余,是否能找到一种概念战略路径,让微软重回手机市场成为一种可能性?我觉得这个话题值得探讨下。

现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,趋势上基本是iOS和Android二分天下,后者比前者更猛。至于没落贵族Symbian和Blackberry,淘汰出局只是迟早。那么是否这个市场未来就只容得下这两个OS?是否这个格局还有漏洞?我觉得从战略角度的确是有,只不过微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8月08日 17:02

媒体的反碎片化重建

上一篇博客提到,碎片化的网络/社会媒体会破坏掉泛新闻类媒体的存在价值。那么是否传统媒体的价值会被完全破坏掉呢?我认为不是,因为网络媒体/社会媒体也有它存在的局限性。昨天和魏挥武、袁楚两位老师聊天,我抛出的观点是“反碎片化”是某一类媒体的变革生存之道。

随片化媒体/网络媒体最大的一个缺点是很难系统性的把一个问题阐述清楚。举例说,以前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上的文章,大部分都是两三版的小文甚至一版两三篇的豆腐块。非常“碎片”,网络上并不缺少这类文章,所以《三联》就没有比较优势了。最近我注意到,《三联》开始“反碎片化”。大幅度扩大封面专题的版面。大概在几个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8月01日 15:01

Smashing Medias

已经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上过新浪首页了,昨天偶然打开了一下,在我2.4G Core 2 Duo处理器,4G内存的MBP小本本上,没有广告过滤插件的Safari居然被贴满小广告的新浪首页噎住20秒卡着不动。我不知道这个时代还会有多少人访问这种1.0形式的门户首页。当然,新浪会有一批老用户,就像办公室里那些一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01日 11:30

需求为王

在进入投资行业之前,我做互联网产品。所有产品人员,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用户需求。进了投资行业,分析了很多公司之后,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真理。

之 前在创业公司和创投圈,讲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Business Model。似乎Model对了,就能够有一个伟大成功的开端。有一阵子,创业者开口闭口就会说“我们的模式是…….”。我不是说模式不重要,模 式是一切生意的核心,但需求是模式的核心,如果没有需求支撑,模式就是镜花水月、无根之木、无米之炊。

用户需求这个话题很大,如果要讲, 足够写一本50万字以上的书。但都可以用一句话开始——你知不知道你的用户群是哪些人,有没有具体的案例,他们的目标和心态是什么,他们会在什么时间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30日 17:10

从传统行业中学习

有时候会接到一些案子,动不动就说“颠覆了。。。。。。”、“革命性。。。。。。”。说来说去,无非是说我们这个模式是一个彻底的创新模式,传统模式如何如何不好,我们的模式如何如何的好云云。让他们讲他们对传统模式的了解和理解,他们又不能剖析得特别清楚——反正你就是不好,我革命了就是好。

恩格斯在《费尔巴哈论》中说过一句话:“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”。传统商业模式、传统价值链已经发展了几十甚至上百年,里面包含了无数人的智慧,比方说旅游行业,门店-批发商-地接公司-外围服务这个模式效率其实是很高的。如果要把整个模式都颠覆重来,即使你有这个实力,遇到的潜在风险也会非常多。

我们很看好传统行业现代化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8日 17:06

SNS的未来不只是游戏

最近和一些朋友讨论开心网,普遍感觉是越来越无聊,转帖还有一些生命力,但对游戏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。当然,这只能代表我这一群人的看法,因为还有很多群 和我们完全不同的用户。但我认同王煜全老兄在上次Mobile 2.0会上的看法,游戏对SNS只起到一个“社交带入”作用,SNS真正的价值在于社交而不是游戏。

从这个观点延伸,SNS应该在增强社 交性互动,而不是娱乐性互动上多下功夫。在这方面,新浪微博显然走得更快更远。当然,两个产品差异较大,很多方面没有直接可比性,但最近令人失望的是,开 心网在表面上看,对于社交性互动的后续创新明显反应迟缓。

两年前我第一次上开心网的时候,对于这个功能简洁、界面简单的网站,可以用“震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6日 14:37

在iPad上用户会为什么样的内容付费

去年在新浪围脖上收到一位大侠的评论:“在互联网上用户不会付费,为什么在iPad就会?”,这是一个好问题!

通常人们在分析消费者是否对一项内容产生购买行为的时候,往往看重该内容的潜在价值(或者说臆想它有价值),而没有考虑该内容的稀缺性(替代性)与获取成本。

另一个关键点在于,稀缺性和获取成本会随着时间、地点、消费者自身特性而变化。

以八卦新闻为例,在互联网上并不稀缺,很容易免费获得,而且针对大部分八卦新闻,相互之间替代性强,所以没有人会付费;在地铁上,要看八卦新闻就不容易了——至少在可以上网的手机出现之前是这样。所以可以编成小报卖钱。

再以音乐为例,在互联网上很容易找到盗版MP3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5日 11:32

百度的“框计算”框住了谁

去年的百度世界大会有两个特点,第一:去年看起来还很空的“框计算”概念,已经开始落实;第二:随着李一男的离开,不再提“阿拉丁”的概念。可以说,“框计算”是这次百度大会的重头戏,百度正在把自己由入口,变成平台,来获取更多的产业链价值。去年百度提“框计算”的时候,还只是从用户需求的概念来阐述,而“阿拉丁”则作为数据合作的一种手段,并没有上升到商业模式。这次再提“框计算”,实际把去年的“框计算”和“阿拉丁”合二为一,在此技术上,商业模式更加清晰,所以“阿拉丁”这个概念也就不存在了。

在此之前,百度起到的更多是“入口”的作用,搜索用户通过百度,跳转到第三方网站,百度顺便向一部分第三方网站收一些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4日 10:55

有关社交游戏的短评

Inside Social Games去年发了一篇名为《The Future Looks Bright for Small Social Game Developers on Facebook》的文章,游戏邦做了中文翻译。文中提到的现象很有意思,但标题观点我认为走偏了方向,根据文中提到的数据,我的基本分析与观点如下:

宏观上:

我坚持“游戏潜在受益能力与沉迷程度成线性关系”的基本观点。社交游戏作为一种轻度沉迷游戏,ARPU必然和制造重度沉迷的大型网游有较大差距,这个差距或许可以通过更广泛的用户量来弥补,但我不认为市场总量上能超过大型网游; 社交游戏大体上有两部分用户群,一群尝鲜者和一部分打发无聊者。随着社交游戏市场成熟,尝鲜者逐渐厌倦社交游戏而退出,从数量上无法被新用户增加补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1日 10:54

鬼子来了之Groupon大军压境

国内团购网站从2009年底开始大量涌现,在2010年夏天,迅速由“百团大战”演变成“千团大战”,根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尚在运营的团购网站 起码在2000家以上。经过大半年的发展,团购领域出现了一批快速增长的一线玩家,主要包括拉手网、点评团、糯米、美团、F团、满座、24券、滴答团等。 2010年12月,拉手网Series-B融资5000万美元,为国内团购市场2010年的团购大合唱做了一个完美总结。在2010年12月底京东战略发布 会上,刘强东高调宣布将进入服务团购领域。

经过年中的市场乱局之后,到年底团购市场基本已经进入规范化高速良性发展的阶段。拉手网最近透露,他们在上线运营仅仅10个月,月销售额已达到 8000万人民币,团队超过千人,还在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0日 17:39

Groupon在中国抽风式现身

新年伊始,Groupon在中国很高调。先泄露邮件显示其在中国准备大具扩张,计划在短短几个月内将团队扩张到1000人以上。又传出准备和腾讯合资在中国开展团购业务。最近TechCrunch爆出Groupon在中国的彪悍扩张计划。有言必有行,让我们来看看Groupon在中国究竟如何“给力”。

上周,位于北京CBD中海广场的Costa咖啡出现了两个年轻老外。其中一个正是出现在泄露邮件中的Mads Faurholt,还有一个名叫Raphael,他们在中海广场临时租用一间小办公室,雇佣了几个猎头公司,以Groupon名义开始招聘。同时来到中国的还有一波Groupon以Intern名义招来的年轻老外,他们迅速被派到深圳等核心城市摩拳擦掌准备开始开展业务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应......

阅读全文>>